• 深圳琦富瑞電子有限公司
  • 電話:0755-33897988
  • 傳真:0755-33843991
  • Email: qfrkf@qifurui.com
  • 地址: 深圳市光明新區公明街道樓村鯉魚河工業區振興路5號B棟
公司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公司新聞
k123邪恶动态第三期,3d动漫凌辱小女孩,猫色网综合网
2018年04月16日
k123邪恶动态第三期
两天后蔚来发布了第三季度业绩报告,由于高于市场预期,截至美股当天收盘,蔚来每股股价暴涨53.72%,收3.72美元,盘中涨幅更是一度超过100%。 年底的“上新盛宴”开始之前,造车新势力的日子并不好过:交付推迟、融资艰难、烧钱不止、产品遭质疑、合资企业涌入、补贴退坡..... 抓住汽车电动化风口站上C位的造车新势力究竟是孤勇的先行者,还是执迷不悔地走上了歧路,2019年有的给出了答案,有的还待解答。 去年,李斌赢得何小鹏“年底一万辆新车”赌约的情景还在,但今年就都成了“难兄难弟”,何小鹏曾发文力挺:“作为朋友和同行者,挺@李斌兄弟!” 在个体销量困乏的身后,造车新势力要面对的是更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寒冬。 对于下滑原因,有业内人士认为主要是和国家财政补贴下调有关。 今年3月,国家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其中,关于新能源乘用车的补贴相对于往年的补贴来说,缩减了一半,纯电动汽车在补贴上面续航里程250km以上才能享受国家的补贴,且地方补贴退出市场。三个月后,2019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正式开始实施。 更何况补贴退坡的另一边,造车新势力还得面对来势汹汹的传统车企以及入华的特斯拉。 12月16日,一位理想汽车用户在高速行驶过程中出现解除自适应巡航功能后,踩踏加速踏板车辆无法提速的情况。在查明问题之后,理想汽车CEO李想公开发表了以上道歉。 一直被认为是造车新势力“旗手”的蔚来,今年在上海、西安等地也发生了多起自燃事故。对此,蔚来董事长李斌在自燃事件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电动车自燃是一个概率事件,传统车的自燃情况从数量和比例来讲都比电动车要高得多。” 与传统汽车制造产业不同,许多造车新势力走的都是轻资产的路线。要么是单独依靠“代工合作”的模式完成车辆的量产,比如蔚来选择江淮、小鹏选择海马汽车;要么就是一边依靠“代工合作”模式交付产品,一边通过收购传统汽车企业自建工厂。 一直以来,关于代工的争论不止,争论的背后其实就是对于代工企业制造能力的质疑。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在制造环节如果能利用现在过剩的产能进行代工生产是最经济的方式,但还需要对代工工厂进行适度的改造和效率提升才能更好提供生产质量。 钱还够烧吗? 资本市场的“冷静”传导到新能源汽车行业,造车新势力大多都出现了不同程度上的融资速度放缓、资金无法到账、融资金额不及预期等问题。 再加上造车新势力本身并无“造血”能力,钱不够花的焦虑处处存在。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就曾感慨:“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造车新势力到底烧了多少钱?由于许多企业都是非上市企业,我们不妨从蔚来的公开数据中寻找一些线索。 中金预计,蔚来仍需要在2019年和2020年每年募资约百亿元,才能保证年末有部分现金结余备用。 今年NIO DAY的第二天,李斌在接受腾讯新闻关于“蔚来的裁员到现在为止已经结束了吗?”的提问时表示,“我们整体大的调整策略是不同区域进行不同调整,就像一个人前一段时间有点虚胖,现在虚胖问题我们已经解决了,但是持续的强身健体是个过程。” 造车新势力风潮起于2014年左右,不仅国家层面对新能源汽车提供了大量的财政补贴,地方政府也进行了配套补贴。有媒体统计,在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国内共有超过200个新能源整车生产项目落地,涉及投资金额达10262亿元。 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看来,“电动汽车产业正处于大浪淘沙的阶段,在这一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企业生生死死的情况。”
3d动漫凌辱小女孩
猫色网综合网
 

電話:0755-33897988 地址: 深圳市光明新區公明街道樓村鯉魚河工業區振興路5號B棟

版權所有 © 深圳琦富瑞電子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方維網絡

網站地圖 | 法律聲明 | 友情鏈接
网站地图